歡迎您訪問十三師政務網門戶網站

wap|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網站地圖
首頁>> 紅星往事>> 正文
滄桑巨變淖毛湖
來源:兵團第十三師   作者:史志辦   點擊數:   發表時間:2018-08-15 12:49:46
    

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初期,我離開了求知十年的母校,回到四川老家,在家鄉生產隊擔任會計工作。1966年初春,黨中央決定開發大西北,號召內地知識青年志愿支援大西北,建設邊陲新疆。四月的天府之國,春光明媚,鳥語花香,我告別了親人和養育我20多年的故土,踏上了西去邊疆的列車。經過兩天三夜的長途跋涉,途徑陜西、甘肅到達了東疆第一城—哈密。

在哈密親戚家稍作休整,我被分配到了伊吾縣前山牧場工作,北方的春天和南方相比氣候差異很大,簡直是天壤之別。當時五月的前山牧場積雪還是很厚,人們還裹著厚厚的棉襖,少數民族同志還穿著皮大衣。當時年輕的我,看到這種場景、很想返回四川老家。就在徘徊不定之時,當時的前山牧場黨委書記田平順就給我們新來的同志做思想工作,給我們講新疆的發展、單位的變化、青年人的前途,啟發鼓勵我們,作為我們年輕一代應該聽從黨的召喚,服從組織安排。經過反復思考,我還是決定留下來,為開發和建設新疆貢獻力量。

1970年,伊吾縣委決定開發淖毛湖,從前山牧場抽掉了一部分年輕、精干的職工到淖毛湖墾荒造田。當時正處于文革期間,淖毛湖地處邊防一線,調去的同志都要通過清隊(政治審查),第一批35人材料上報到伊吾縣委審批,我也是這支隊伍中的一員。

八月的淖毛湖酷暑難耐,連喘氣都很困難,運送人員的車輛到達淖毛湖后,物資車輛卻在半道上出了故障,同行的三十幾個同志吃飯都成了困難。無奈之下,帶隊的領導孟廣博便讓我和陳二寶步行到駐地邊防連求助,邊防連指導員了解到了我們支邊青年的“遭遇”,給了我們一袋面粉和一些蔬菜,勉強度過了一天的生活。運送生活物資的車輛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趕到淖毛湖,同志們這才安定下來,從此開始了開荒造田的艱難歲月。

通過秋天和一個冬季的艱苦作業,終于開墾出了700多畝荒地。第二年春季,新開墾的荒地全部種植了小麥、紅花。由于是荒地,土質差、堿性大,700多畝土地才收獲了三萬斤小麥。于是帶隊領導決定拉沙改土,提高農作物產量。當時的交通工具是人力車、抬芭子,整個冬天,靠著人拉肩扛完成了拉沙改土的任務。功夫不負有心人,就在這一年,糧食產量從頭年的3萬多斤上升到7萬多斤,產量翻了兩番多。

1973年,伊吾縣委決定:將東戈壁開荒隊移交給淖毛湖農場管理。當時的淖毛湖農場生產條件太差,機耕面積少,農耕作業基本上是“二牛抬杠”,職工月工資是二十七元,職工們戲稱“二七”農場,我們當時的月工資是五十四元,工資差別太大,都不愿意到農場工作,有很多同志都回了原單位,我當時心里很矛盾,農場黨委書記吳元信找到我勸說我到農場工作,他對我說:“小伙子,你是唯一的高中畢業生,有文化,又是從事機務工作的,前途光明,留下來吧”!經過再三考慮,我決定留下來,為兵團建設事業出一把力。

當時的淖毛湖農場種植結構單一,只有小麥、玉米,沒有經濟作物,職工收入普遍較低,只能勉強維持生活。由于淖毛湖缺水,為了改變淖毛湖區域貧困的面貌,哈密地區領導決定開發地下水,于是由哈密地區水電局舉辦了一期鉆井技術培訓班,農場領導派我去參加學習。我十分珍惜這次外出培訓的機會,三個多月的培訓結束時,我以優異的成績結業后回到了原單位。我們這一批學員學習回來后,伊吾縣和淖毛湖農場各成立了一個打井隊,由于我學習成績優秀,加之又是為數不多的高中生,伊吾縣水電局決定調我到伊吾工作,調令下到淖毛湖農場后,農場黨委書記吳元信根本不同意我走,極力勸我留下來負責打井隊工作,說實話,我也很想到伊吾工作,這是一個多么難得的機遇呀!在農場黨委書記吳元信的多次勸說下,我放棄了伊吾水電局的工作,決定留下來為農場服務。

當時正處在寒冬季節,組建打井隊工作很難開展,農場職工都不愿意干,通過農場領導給在場接受再教育的學生做思想工作,一支由知識青年組成的打井隊成立了。農場黨委派主管水利工作的胡全福同志負責打井隊的全面工作,由我負責打井隊的技術和后勤保障工作。打井隊實行一天二十四小時三班倒晝夜不停工作,特別是夜班,凍得連手都伸不開,就連油箱都凍住了,為了不影響打井作業,我們就在油箱下面用炭火加熱,保持油溫,使機器能夠正常運轉。打井隊的同志們為了改變農場缺水的命運,與天斗、與地斗,克服種種困難,從冬季11月份一直到第二年春天,一共打出了七眼機井,極大地緩解了農作物缺水的現狀,為農場農業生產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八十年代初的淖毛湖農場,由于種植結構單一,沒有經濟作物,職工們只能解決溫飽問題。為了改變農場貧窮落后的面貌,哈管局從紅星二場調來一個對農業很精通的熊玉照同志擔任淖毛湖農場場長。熊玉照場長在全面調研了淖毛湖農場情況后,做出了農場種植棉花的大膽決定,又從紅星二場調來一批技術過硬的農機作業人員,投入到棉花播種的工作中。就在這一年,農場試種棉花獲得成功,職工們從種植棉花中獲得了很好的經濟效益,我當年承包了40畝地的棉花,純收入一萬多元,成了農場為數不多的“萬元戶”。經過幾年棉花種植,職工收入逐年增加,這充分說明農場的經濟在逐年好轉。

90年代初,淖毛湖農場開始種植經濟效益高的作物哈密瓜。提起淖毛湖農場種瓜的事兒,還得將記憶的“年輪”前移到19年前。1994年淖毛湖農場職工開始種植哈密瓜,從幾千畝發展到現在的2萬畝,單產從幾百公斤到三噸,年產量從幾千噸到5萬多噸;從“沒名沒姓”到2010年注冊“天山嬌”商標。1998年,淖毛湖農場哈密瓜種植實施了膜下滴灌生產,到目前已經完成了2萬畝,節水95%以上,具有節水防病、降低勞動強度、提高品質和商品率等效應。20029月,淖毛湖農場生產的哈密瓜取得了國家農業部“綠色食品”體系認證證書;同年10月,團場的哈密瓜榮獲中國綠色食品2002年福州博覽會暢銷產品獎,2004年團場的哈密瓜完成了有機食品轉換期;2005年在有機食品認證會上,獲準掛牌;2005年,團場2000畝哈密瓜獲得國家有機食品認證;201010月團場2.2萬畝哈密瓜獲得國家農產品地理標志認證。同年團場生產的“8501”系列有機精品哈密瓜榮獲第八屆農交會金獎,同時榮膺上海世博會新疆館指定禮品。20099月,淖毛湖農場生產的極品“8601”品種的有機哈密瓜經新疆出入境檢驗疫局檢測,各種指標均符合出口標準,350噸有機哈密瓜遠銷到俄羅斯。2010年至2012年淖毛湖農場生產的“天山嬌”牌晚熟有機哈密瓜連續三屆榮獲中國國際農交會金獎。

要說淖毛湖農場經濟發生巨變還得從2011年說起。面對團場人口少、耕地少、底子薄的狀況,淖毛湖農場黨委緊緊抓住中央給予新疆經濟發展的各項差別化政策和大建設、大開放、大發展的歷史性機遇,堅持以科學發展觀為指導,不斷解放思想,創新發展思路,尋找突破口和新的經濟增長點,力求發展思路更加切合淖毛湖農場發展實際。堅持以大集團、大企業建設為主抓手,堅持圍繞煤化工及其他相關產業招大商、強商。現如今還是這片土地、還是這方百姓,還是這個駐守在中蒙邊陲的小團場甩掉了沒有工業這頂帽子,翻開了農場工業“井噴式”發展的新篇章。

在發展工業上,淖毛湖農場按照十三師黨委提出的“給環境、給政策、給基地、給服務和慎參股、不擔保、以租代售”的發展原則和“賣水、租地、收費、分稅、服務”的方式進行經營管理,充分利用淖毛湖區域煤炭資源豐富等優勢,堅持工業經濟在發展中的主導地位,突出抓建成企業的達產達效,確保正常生產,不斷提高質量效益。組建了500萬噸煤化工、建材、農產品加工三大工業體系; 2012年淖毛湖農場生產總值達到了2億多元,這些成績的取得,飽含了農場廣大職工群眾辛勤的付出。

近兩年,淖毛湖農場黨委十分關注民生,不斷加大民生方面的投入,很多職工都搬進了寬敞明亮的新居,告別了以前低矮的土塊房,廣大職工感謝黨的政策好,農場黨委領導有方。我是一名退休職工,也充分享受到了改革發展的成果,退休人員工資連續十年上漲,從剛退休的幾百元漲到現在的2000多元。2013年春節,農場黨委發揚尊老、敬老、愛老、護老的光榮傳統,給我們每個退休職工送來了500元的慰問金、慰問信和春聯,我們退休職工深感黨的溫暖和農場黨委的關懷。我雖然退休了,但我一直關注農場各項事業的發展,教育好子女為農場的建設多做貢獻。

憶過去、看今朝、展未來,兵團事業前程似錦,農場發展昂首闊步,相信在兵師團黨委的堅強領導下,淖毛湖農場的明天一定會更加美好!

(作者:楊興富   本文摘自師黨委老干局編輯出版的《難忘軍墾歲月》一書)

  分享到:0
网球排名女子2018最新